24

【超级制霸】以下犯上

💕

小查理:

/长腿叔叔梗,年龄差慎入


/一万五千字,信格式无法修改请忽略




亲爱的橘子哥哥:


    距离第一次见面到现在您已经资助了我六年的学费,由于一直未能再见面所以很遗憾无法对您表达我的谢意,我想我能做的只有好好念书。今年我考上了理想的大学,也已经满了十八周岁,虽然您承诺过会资助我到大学毕业业,但我仍然希望您能终止对我学业上的资助,我认为自己已经有能力为自己的人生做出努力和承担责任,您不用为我担心。


    不知道您有没有收到明信片,因为知道是您的三十岁生日所以特地赶在夏天的尾巴来临之前寄了出去,希望收到时那张明信片能够代替我拥有您的笑容。


    PS:虽然即将三十岁了,但请允许我继续称呼您为橘子哥哥,这是我们之间的秘密,我想您不会拒绝的。另外,工作之余注意休息,不要让自己太累。




立农 


写于8月16日火车站的清晨






-




Soho风的亚麻外套,棉质白衬衣内搭,袖口松松的翻折出来,混纺的黑色九分西裤露出一截笔直纤细的脚踝,踝骨微微突出。




范丞丞盯着男人脚上那双极其有违和感的白色球鞋憋了半天还是没忍住翻了个白眼。




“老板,要不把皮鞋换回来吧,正装配球鞋也太……”注意到男人扫过来的视线时范丞丞很自觉的咳了一声转成了小声嘀咕:“小巧思私下玩玩儿就行了呗……”




“今天晚上有应酬,你跟我爸妈说我周末再回家。”林彦俊说着,喷了点香水,然后奇怪的皱起了眉头,才发现是他从没用过的香型。




“哦,Mercury的新款,上次品牌商送的……对了,前几天那边寄过来的信我替你收了。”




林彦俊嗅衣服的动作停了下来,接过信和明信片低头细看着。




“那个……资助真的要给他停吗?”范丞丞问。




林彦俊没立刻应答,看完把信纸叠好连同明信片一起塞回信封后才开口,“不用,继续。还有,这个月工资扣五百。”




“为什么!”范丞丞急了,“咱俩可是发小!”




“偷看我信,这么久都不给我,明信片是生日祝福,我生日都过一个月了诶,公私分明,两个错误,一个错误扣二百五。”




“不是你说最近很忙不要打扰你吗!”




“分不清事情孰轻孰重的性质,你就这样做助理哦,不满意的话等会可以去HR让他们重新发布一下助理职位招聘。”




“不用!”范丞丞义正严辞的摆手,“我觉得这安排特别好!我就觉得我这段时间花钱没节制太大手大脚了,扣点儿挺好!”说完又硬着头皮凑到了面无表情的男人面前,“那个,伯母前几天给我打电话……”




林彦俊冷眼扫了过来,范丞丞立刻举手投降。 




“我就是传话的!我什么都没跟伯母说,她说要给你安排相亲我都说你忙工作呢给你推了,还有那什么吧,伯母担心你有那啥,那个什么方面的冷淡,你懂的,她说你要是不好意思她就不问了,自己去医院看看……那那那那个我去忙不打扰你了!还有我永远站在你这边!加油!!”




雷厉风行的人关上门离开了,林彦俊有点闷闷不乐,身上陌生的香水味也让自己不舒服,信封放进了上锁的抽屉里,临走前那双白色球鞋也被换下来放回了原位。




0.1


https://wx1.sinaimg.cn/mw1024/006RLqzqgy1fuaprtg18kj30u063tb29.jpg




0.2


https://wx4.sinaimg.cn/mw1024/006RLqzqgy1fuap8gv5lnj30u0amcx6p.jpg






“我什么时候还能再来?”走的时候那个人站在门口问他,林彦俊心里只想着求放过,每次做都这样他会累死,拒绝的话到了嘴边却又突然变了味,“等你什么时候学好了再来。”




“那你留个电话给我啊,可以打通的那种。”




林彦俊再次没能成功拒绝。




接下来的一个月里他都很后悔当初怎么没有果断一点把这段关系撇干净,早中晚都收到问候短信,星期六是冷笑话推送,星期天是自拍九连发,也不要求你回复,但该发还是继续发。 




“这穿的什么啊……”




林彦俊盯着刚收到的照片皱起了眉头,还是那家夜店的背景,那个人戴了一个毛绒绒的兔耳朵头箍,鼻尖上沾着甜筒奶渍,看上去……




“哟!这张蛮可爱的嘛!”手机被人抽走,范丞丞一屁股坐到把手上搭住了他的肩膀,眯着眼睛把照片放大又缩小,拿远又拿近的细看着,最后当着他的面把照片设置成了桌面。




“你找死吗。”林彦俊森森的咬着牙。




范丞丞才意识到现在是工作场合,装作看天花板的样子若无其事的走了出去,又突然折回来一个脑袋挤进门缝里,“那个什么,你要喜欢人家就好好谈嘛,那种地方工作不安全!”说完赶在男人的钢笔扔过来之前很有眼力见的撤了人。




白痴……林彦俊嘀咕着,打开手机,入眼的是设成桌面的那张照片,怎么看怎么心烦意乱,这家伙也是,又不是只有夜店可以工作,才几岁啊,就肆无忌惮往这种地方跑……




0.3


https://wx2.sinaimg.cn/mw1024/006RLqzqgy1fuapiflpamj30u04qh1kx.jpg




第二天起得很早,身边的位置却已经没人了,林彦俊走到客厅,才发现那个人正趴在沙发上写作业。




“你过来一下。”那家伙头也没抬的招了下手,林彦俊还有点懵,回过神后还是乖乖走了过去。 


“怎么……”




被人扣着后脑吻住,舌尖孩子气的舔过牙齿很轻松的胶着在一起,林彦俊很快反应过来,任由那家伙亲着,毛茸茸的头发蹭到了自己的睫毛,有一点痒痒的,皮肤痒,心里也很痒。


懒洋洋的仰起下巴故意不让那个人亲到,半睁的眼里却有笑意,视线无意扫过沙发上那堆书时却突然诧异的僵住了。 




书上的名字是:陈立农。




林彦俊猛的把人推开跑去书房,走到转角时还差点摔了一下,慌慌张张打开了上锁的抽屉,拿出每一封信对比着,一样的字迹,一样的名字,这家伙……




“我没有想过骗你哦,是你自己没有问我……”




像做错事的小孩一样站在门边,说出的话却又是理直气壮的,林彦俊觉得呼吸都开始发麻了,他盯着信上的每一个落款渐渐失去了思考能力,他和这家伙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早就知道我是谁?”




他牢牢盯着门口的人,希望听到否定的回答,直到对方点了点头他才终于认命的闭上了眼睛。




“林彦俊……”




被叫到名字的男人睁开眼,一个眼神都没给他,走到客厅里把书和作业一股脑儿塞进书包,再把卧室里的外套丢到那个人身上把人推了出去。




“我不走!”陈立农抱着书包,纽扣打到脸上出现了一道红痕。




“你要干嘛。”林彦俊现在完全无法冷静,一想到和自己发生过两次关系的人是自己资助了六年的小孩就纠结得要死,原本只是觉得年纪小的,但已经成年了他又觉得没什么,但这事放在陈立农身上就是不行啊,这个刚成年的家伙不是别人是陈立农啊。




“我后来有一直跟院长说想见你啊,院长说你很忙叫不要打扰你,我现在出来了,可以自己养活自己了,我想见见你不行吗。”




这他妈是见面么,有见面见到床上去的吗?




林彦俊瞪着他,不想说话。




“你要多少钱,我给你。”他心累的叹了口气。 


“我不要钱。”陈立农蹭到了他身边给他掰着手指头细数唠唠叨叨的,“其实我这两年打工都有存钱哦,有四位数了,厉不厉害。”




林彦俊白了一眼,厉害死了。




“我都想好了,等我大学毕业了就换我养你啊,你现在就提供一个住处也算是投资嘛,又不会很麻烦。”




林彦俊深吸了一口气,提溜着那家伙的领子拎到了门口,一脸的不耐烦,“赶紧滚滚滚滚。”




“我不!”




“……”




“你昨天晚上才说好养我的,我不管!我又没有骗你!我又没有做错什么!”




“你没做错什么?”林彦俊火上来了,扯过书包打开作业哗啦啦掉了一地,把昨天用剩的半管KY扔到了小孩身上,“这就是你说的好好念书吗!”




“又不冲突!”




“你——!”




“再说反正你都喜欢男生啊,那喜欢我有什么不行。”




“就……”林彦俊被堵得满脸通红,慢半拍的眨了眨眼睛,“就是不行啊!你少在这给我瞎掰了,这哪里是一回事啊!”




“是啊。”陈立农无辜的缩着,“怎么不是,反,反正我不走哦……我没有地方可以住,谁让你当初要选我资助啊。”




“你的意思是说我资助你念书是个错误咯?”




“……”陈立农也知道自己强词夺理但还是不怕死的顶了嘴,“那就要管我管到底啊……我一个人诶,你放心哦?你不是才说我十八吗,很危险的,而且我在夜店工作啊,有些人都很坏……”




“你被欺负过?”林彦俊抓到字眼后蹙着眉头。




“那倒没有啦。”陈立农见男人脸色缓和了些又慢慢挪了过来,“你看,你这么担心我就让我留下来吧。”




“好啊。”林彦俊这次应得很爽快。




“诶?真的吗?”




“嗯,真的。”林彦俊拿走了茶几上的车钥匙在门口换好了鞋,“你留下,我走。”






-




网页的字样是“总裁和他的年下情人”,缓慢滑动屏幕的主人面无表情的关掉网页内心风起云涌编辑着短讯,不远处的一声吼差点让他手机摔下来砸脸上。




“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讲话啊。”林彦俊坐在办公室里,身上还穿着居家服,脚上踩着棉拖,头发也没打理过,一身的戾气。




“听到了听到了。”范丞丞收好手机从沙发上爬了起来,“就你资助那小孩儿,你俩,一面之缘,他呢,看上你了,成年之后千里寻亲,不是,找寻真爱,却被心里的白月光拒之门外,一个人在陌生的城市举目无亲,四处……”




“……”林彦俊扯着嘴角,“你在说什么啊。”




“哦,没事,刚小说上看的。”范丞丞给男人倒了杯水语重心长的开口,“年轻人别困惑嘛,有什么是过不去的呢,既来之则安之是什么意思,就是既然搞都搞了,事情都发生了,就顺其自然的接受吧。”




“少扯了。”林彦俊推开他,黑着脸,“你家有没有空房间啊。”




“没有,一个都没有!”




“……那我住酒店。”




“哇,你真是冷漠无情,你愿意给他花钱怎么不愿意跟他待在一块儿啊。”




“这不一样。”林彦俊难受死了,还没过得了这个坎儿,他总有一种自己犯了罪的感觉,说完又没好气起来,“换你你可以接受哦?!”




“我……”范丞丞觉得这个问题有陷进,别扭了一下小声反驳起来,“我又没招惹人家……”




“你说什么?”




“我说——”范丞丞咽了咽口水难得硬气一回,“我说又没人叫我橘子哥哥,也没人给我写六年信啊……而且你一封回信都没写过吧,我也觉得他喜欢你这件事不对,太亏了,他应该喜欢我,不然给我当弟弟也——别动手啊喂!反正我家没地儿住啊你千万别来!!”




拖鞋应声砸上了门背,林彦俊“嘶”了一声,食指上是一圈淤青的牙印,还是昨天晚上陈立农咬的。




啊。林彦俊捂着脸,好气。






男人就要说到做到。


林彦俊在酒店住了半个月,没回短信也不接电话,只有偶尔听范丞丞在他耳边唠叨,什么今天他又去打工了,换了份工作,和朋友去玩了,两天没见人了,经常去哪家店吃饭啊诸如此类的小事。


林彦俊越听脸越黑,咬着牙笑,“观察这么细哦。”




“那当然啦,我可是全方位叫人盯着呢,这不替你监督嘛,小事。”




“那我要好好谢谢你吗。”




“不用。”范丞丞完全没听出话里的潜台词很爽快的样子,“你家小朋友已经请我吃过饭了,就他打工那家餐厅,还挺好吃的,诶哪天你也……算了,我估计你也不爱吃,哦对了你今晚还加班呢,真不回去啊,生病都没人照顾多可怜,要不是你不让我去你家我就帮你照顾了,你对他好点儿吧,人家又没怎么着你。”




“你再说一遍。”




“什么?”




“刚才的话。”




“人家又没怎么着你?”




“前面。”




“我替你照顾?”




“再前面。”




“生病都……”




“他生病了?你怎么知道的?什么时候?什么病?有没有去医院?吃药没有?”




“……”范丞丞嫌弃的看着他,“他没给你发短信吗,哇,林彦俊你对小朋友好一点行不行啊。”




林彦俊掏出手机,两个未接来电。




身边的人还在喋喋不休着,他却觉得心烦意乱,好不容易才冷静一阵子,现在回去岂不是又前功尽弃,那家伙搞不好还以为自己很好妥协,但是……林彦俊在心里骂着,陈立农也太不让人省心了吧,干嘛总让别人担心啊。




“林彦俊你这个负心汉。”




林彦俊瞪了他一眼懒得计较,拉着人的手就往外走。




“喂喂喂你干嘛——”




“一起去。”






大白天的捂在两层厚的被子里,脸红通通的,汗打湿了头发,睫毛都可以滴水下来,眼巴巴的望了一眼坐在客厅里的男人又把视线放回房间里的人,“他怎么来了啊。”




范丞丞转身:“陈立农问你怎么来了啊!”




客厅里的人不满的嘀咕着,“谁叫你不让人省心啊。”




范丞丞:“他说谁叫你不让他省心啊。”




“哦。”陈立农揉了揉眼睛,“那他干嘛不进来。”




范丞丞:“林彦俊!小朋友问你干嘛不进来!”




林彦俊:“烦。”




范丞丞:“他说看到你嫌烦。”




陈立农瘪了下嘴。




范丞丞:“喂,你伤到小朋友心了!”




林彦俊:“……”




范丞丞:“他其实是嘴硬,心里还是很关心你的,别难过啊。”




林彦俊:“我哪有这么说!”




范丞丞:“他有,信我。”




林彦俊:“你叫他好好吃药啦,不要做有的没的,工作都辞掉,谁养不活他啊,都说不用那么辛苦了,干嘛装可怜,这招对我一点用都没有,反正不行就是不行,不要以为这样我就会心软。”




范丞丞:“……他说叫我让你好好吃药,然后不要做有的没的……林彦俊你神经病啊!这么长我记不住!”




范丞丞气呼呼的跑到了客厅很有骨气的冲林彦俊翻了个白眼,然后甩上门潇洒的走了。




“林彦俊,林彦俊,林彦俊——”




陈立农有气无力的叫着,直到男人走进房间后才停下来,擦了擦从下巴掉下来的汗笑眯眯的样子,“你来了哦。”




“……”林彦俊别扭了一下没马上应答,他怎么老被一个小屁孩吃死死的啊。




“痛。”陈立农委屈的看着他。




林彦俊坐到床边沉默了几秒,“哪里痛。”说完手轻轻拍了拍被子,手下的触感让他奇怪的“噫”了一声。




陈立农的眼神有些飘忽,林彦俊察觉到有什么猫腻后强硬的掀开被子,果然在那家伙的怀里发现了一个热水袋。




“你白痴哦,干嘛啊。”林彦俊气得无语,真想把陈立农的脑子打开看看里面装的到底是什么。




解放的人大字型瘫在床上满足的吐了口气,又弹起来把冷气打开,一点做错事的自觉都没有。




“我想你嘛。”开门见山。 




林彦俊独自生着闷气不说话,没有生病当然是好事,但用说谎这招真的很不ok,就算是……就算是想他这种理由也不行!




讨好的亲吻凑上来,林彦俊还在出神没第一时间拒绝,等回过神来时已经下意识打开了牙关,再把人推开后那家伙就委屈的不得了。




“可我就是很难受啊。”




“你还一直凶我……”




林彦俊压着脾气,“你难受什么啊,又不是真的生病!”




“真的!”陈立农特别认真的点头,抓着他的手按在了左胸口,“相思病啊。”




“……”




“你没听见哦?陈立农的心脏一直扑通扑通的说‘哎呀,好想林彦俊呀,林彦俊怎么还不来啊’,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林彦俊瞪着他,瞪着瞪着就气笑了。 




“你不要躲我……”陈立农敛了笑意,抓着他的手却不肯松开,想表达很多却又表达不出来的样子,热烈又小心。


林彦俊把对方鼻尖上的汗抹掉,叹了口气,“真的拿你没办法诶。”




话才说完一个熊抱就扑了过来,林彦俊立即推开,呵斥的话在看到那双眼睛时又软下来,明知道这个人是装的,明知道这个人是什么心思,却还是无法像和其他人一样对待,




“洗完澡再抱。”




“真的?”




“真的。”




把人哄去洗澡后林彦俊在家里逛了一圈,才发现根本没有那个人生活过的痕迹,大概是怕自己介意所以说来住这种话根本就是说说而已。 


其实也不用这么小心翼翼的,明明跟他在一起的时候天不怕地不怕来着。 




林彦俊在书房坐了几分钟,发了会儿呆,然后想起什么似的打开了上锁的抽屉,信件塞了一抽屉,一开始还是五颜六色的信封,封口处还会有卡通贴纸,这两年就规矩起来了,信件干干净净的,像个大男孩了。




亲爱的橘子哥哥:


今天是中秋节,哥哥有和家人一起吃月饼吗,我有和很多人一起过哦,希望每个人都能和自己的家人在一起,健健康康。 




农农


写于12岁的中秋节






亲爱的橘子哥哥:


这次期末考试是年级前十,下次会更加努力的,哥哥以前学习好吗,如果可以的话哥哥教我念书就好了,新来的老师很凶……是真的很凶哦。


放暑假我想去见哥哥,院长说您很忙,那我就偷偷想着哥哥吧,这次也期待您的回信!




立农


写于暑假的第一天






亲爱的橘子哥哥:


今天是我的生日,收到哥哥送的生日礼物和蛋糕了,可是前两天吃橘子吃到口腔溃疡,所以我只可以吃一点点蛋糕,但是我很喜欢!


PS:其实我更想听哥哥亲口跟我生日快乐,哥哥看到这封信的话就悄悄说一句吧,我会听见的。




立农


写于生日的最后一分钟






亲爱的橘子哥哥:


今天下雪了,这里是很少下雪的,大家都很开心,哥哥的城市也有下雪吗。


哥哥在就好了,会让这个冬天变得更加特别的。




立农


写于一个很想念哥哥的冬天




听见那个人洗完澡的动静后林彦俊把信收好放回了抽屉里,原本只是为了完成一个任务的,不再联系是觉得没必要多一些纠葛,谁知道这小孩一直坚持给自己写信,读着读着也觉得很可爱,他不是很热情的人却也不会辜负别人的心意,一封收着,两封收着,再后来就干脆给这些信专门腾了个抽屉。不见面不回信也只是单纯的认为他们不会有金钱以外的关系,更何况他又不需要别人的回报,时间一到,顺其自然的断了也很好。




他失算了。陈立农让他失算了。


当初见面的时候……他其实已经记不起那时候的陈立农长什么样了,眯着眼回忆了一阵子怎么也想不通这家伙到底是怎么喜欢上自己的,如果换成任何一个人他都不会介意目前这段关系,但他第一次见到陈立农的时候对方还是没成年的小孩,这让他很难一下子转变过来。




“林彦俊。”




光着脚的人站在门边,脚丫子下意识紧张的动了动,似乎鼓着勇气才走到他面前。




“站起来啊。”




“……”




林彦俊不明所以的照做了,得到了一个拥抱。




“抱住了。”




“……”




林彦俊怔了一下,回味过来心里涩涩的,又忍不住泛出柔软,这小孩八成是见过的人太少了,才会对他这么喜欢。




手从肩膀犹豫的落到了背上,林彦俊轻轻拍了拍,那家伙就像是得到应许似的黏了过来。




“喂……”林彦俊没能说出口,也许是谁换了新牙膏,淡淡的草莓味,他很难拒绝。 




虽然很耻于承认,但他很喜欢这种感觉,陈立农亲他的时候习惯下意识撅起一点嘴唇,软软的,真的很可爱,也是真的很招人疼。




“不要躲着我。”




“嗯。”




“和我在一起。”




“……考虑一下。”




“要考虑多久啊。”




“不知道。”




“我不顶嘴的话你会考虑快一点吗。”




“也许吧。”




“那亲嘴呢。”




“……你干嘛一直这么不矜持啊,几岁啊你。”




陈立农脸皱巴巴的看他,丑丑的,又很好笑。




林彦俊闭上眼睛,挑起嘴角,脸颊的酒窝很明显,一副悉听尊便的架势,“亲亲亲,看你有多厉……唔!”






事实证明骗人这种事林彦俊也一样会做,说不躲着还是和以前不一样,这一点最深有体会的就是陈立农。




“他今天晚上又不回家哦。”




陈立农把拉面端到那人面前兴致不高的说着,范丞丞倒了杯可乐递给他,“他最近,是真的忙,真的真的。”




“……”陈立农摸了摸鼻子,不好说什么,如果是因为工作的话他就完全不敢去打扰,就连说想念也怕成为那个人的负担。




“你怎么还没辞职啊,他不都叫你不要打工了么,你好好念书就行了。”




“你不懂。”




“啊?”




范丞丞张大了嘴巴,一口面烫到五官扭曲。




“好吧,你开心就好,做人呢,最重要的就是自己开心,千万不要因为一些小事啊就自己纠结来纠结去,其实没什么的,我觉得他还是很喜欢你的。”




“你在说什么啊。”陈立农好奇的看着他。




“没事没事,来来来,哥请你喝可乐。”范丞丞很大气的拍了拍小朋友的肩膀,“虽然橘子哥哥对你不好,但是可乐哥哥对你还是不错的吧。”




陈立农皱起了眉头,把那人的手推开,“你讲清楚哦。”




“……”范丞丞暗骂自己管不住嘴,但这小朋友未免也太聪明了吧。




“呐,咱俩约法三章啊,等会无论你听到什么呢都不要泄露是我告诉你的,ok”




两分钟后,范丞丞抽了自己一嘴巴,匆匆结完账后就追着小朋友跑了出去。






“别急啊祖宗——!”




在靠窗的人视线转过来的那一刻范丞丞着急的把人一把拽了回来。




“他怎么这样啊。”陈立农委屈的说着,“你也骗我,你说他很忙。”




“我……”范丞丞觉得自己良心受到了谴责,有那么一丢丢的过意不去,“前几天是真的很忙啊,今天晚上这个我就……跟我没关系啊。”越说越心虚,范丞丞想了半天,“诶,你也别急嘛,说不定是客户呢,谁规定长得漂亮年轻就是在相亲啊。”




陈立农憋了一会,点了点头。 




两个人一上一下扒在树下认真严肃的观察着。




“他怎么可以摸别人脸!”陈立农快气哭了,范丞丞再次把人拽了回来,“误会!误会!眼睛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的……卧槽!”




范丞丞立刻捂住嘴,听到感叹的人已经转过了头,林彦俊越过桌子靠近了女人,像亲吻,也像拥抱。




“林彦俊真的是个烂人。”




陈立农闷闷的嘀咕着,范丞丞赔着笑,“对对对,没事没事……喂!!!”




抓了个空,那个人已经走进了餐厅。




范丞丞靠在树旁深吸了几口气,在鼓起勇气进去之间给自己叫了一辆120。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阿弥陀佛保佑我啊,我什么都没干啊,林彦俊千万不能迁怒我啊,谁叫你自己要跟女生约会啊,董事长夫人我要辞职这个活儿干不了了啊我靠不管了不管了……”




“也没干什么,就——”




“啪!”




一本存折拍在了桌子正中间。




手边的冰饮被人一口气猛灌了下去,然后很酷的抹了抹嘴巴,林彦俊抬头错愕的看着鼻子红红的家伙,“你……”




“你不要说话哦。”陈立农一本正经的看着他坐到了他旁边,“我现在,嗝,超级不爽的。”




“你发什么疯啊你……”




“嘘!”




陈立农比了个噤声的手势,林彦俊竟然下意识的闭上了嘴巴。 


存折被摊开推到了女生面前,陈立农坐得很直,“这个,上面的钱以后都是林彦俊的,他被我包养来着。”




“什么?!陈——”




“嘘!不要吵!”




陈立农瞪了他一眼,女生好奇的看了看存折没忍住笑了一下,“林彦俊很有钱诶,你这个会不会太少了啊。”




陈立农皱了下眉头,“分期付款啊,你现在很急用钱吗。”




“……”林彦俊噎住了,他现在说是或者不是都会很像个傻子吧。




“哎呀!大家今天都在呀!”范丞丞气喘吁吁的跑了进来,四个人互相看了一轮,然后把存折往小朋友兜里一塞就拉着人走,“哥请你喝可乐。”




“不要。”




“什么不要。”林彦俊把丢过来的存折又塞了回去,“包养个鬼啊,回去再收拾你。”




还好不是西餐厅,周围也有人吵吵闹闹的没太多人注意到这边,林彦俊拿起杯子想喝口水冷静一下才发现早就被那家伙喝光了。




女生体贴的把没动过的饮料推了过去,然后托着下巴满脸笑意的盯着对面的人。




“干嘛。”林彦俊没底气的嘟囔着。




女生挑了挑眉,神情有几分相似,“哇,哥,原来你喜欢这种类型的哦?”




“什么……”林彦俊撩开了头发,一头的汗。




“这个,上面的钱以后都是林彦俊的,他被我包养来着,好可爱哦!你说妈知道吗。”




林彦俊冷笑了一下,“你偷偷交男朋友,妈知道吗。”




女生瘪了瘪嘴,“记仇诶,开玩笑而已嘛,你要是愿意把刚才那个介绍给我我就分手啊。”




“不行。”林彦俊脸色有点难看。




“为什么不行。”女生笑眯眯的挑衅着。




晚霞映在玻璃上一片五光十色,男人的侧脸染上了一层金灿灿的阳光,紧抿着唇,耳根子到侧颈是奇怪的粉红色,好半天才闷闷的开口——




“他是我的。”






-




陈立农是个很好哄有很难哄的人。 




这两者之间的区别和定义就是:分人。 


范丞丞长篇大论了一个小时声带都快消失后小朋友还是垂头丧气的,林彦俊才刚出现小朋友的眼睛就以肉眼可见的程度亮了起来。




“范丞丞。”




“听不到听不到听不到听不到我隐身了。”




“……”




捂着耳朵的人巴不得早点脱离现场,林彦俊看着坐在小区花坛边一动不动看着他的人摸了摸对方的头,“这么仰着脖子不累哦。”




“你回来了?”




“不然呢。”




还在生闷气的人低下了头拿后脑勺对着他,“我怎么知道啊……谁知道你要不要在外面过夜啊。”




“屁嘞,我哪有这么随便啊。”




“你当初就是这么带我回家的啊。”




“只有你啊,别人哪有你这么可爱。”




“……”




突然被哄的人愣了一下,还是不肯抬头,嘴角却抑制不住的弯了起来。




“再说了那个人是我妹妹啊,亲妹妹,所以你单方面误会我这件事我是不是也应该跟你生气。”




“诶?真的哦,真的是你妹妹?”




“不要扯开话题陈立农。”




“我误会你很正常啊,有什么不可以。”




“哇你……”




“你要是说一句喜欢我我就不会这么没有安全感了。”




小路旁偶尔有遛狗和跑步的人路过,林彦俊一时有些失语。




其实在感情上被要求回应是件很霸道甚至是自私的事,但从陈立农的嘴里说出来又好像没那么严重,同样,甚至是有些理所当然,一切阻碍在这人面前再坚硬都能化成风。




“所以我应该再做明显一点对不对。”




“什么?”




“说会考虑喜欢你,允许你留在身边,把床分给你一半,我以为你会懂的。”




“我不善言辞,但对你做到了极致。”




“看来没有到极致诶,怎么办。”




“那就在一起啊。”林彦俊说,“正式的谈恋爱,正式的同居,正式的表白,你养我也好,我养你也好,反正我们两个在一起就好了,你也是这么想的,对吧。”




“因为你喜欢我,我也喜欢你。”




“……”陈立农呆呆的看着男人,不知道怎么回应,过了很久才应道,“你在哄我。”




“没有。”




林彦俊头一次露出这么认真的表情。






“因为在喜欢这件事上,我不想输给你啊。”




























番外一:橘子哥哥






“这是名单册,所有孩子的资料都在上面了。”




青年接过册子随手翻了几页,感冒还没好全,一直忍不住打喷嚏,眼角烧得溢出了眼泪。 




“唔,就这个吧。”




青年看着一寸照上露着白牙的少年说道。




“那我把他叫过来吧。”




“不用……”




声音太小,没拦住,青年在办公室里待了一会儿有些坐不住了,外面连着一个小院子,种了些他不认识的花,把裤脚折了几折,坐到了阳台上。




身后有门开的声音,青年回过头,和照片上的人相差不大,黑发,下垂眼,没像照片上一样笑,有点小心翼翼的,气场很柔和,是很容易让人喜欢上的类型。




“院长呢。”




“院长说要等一下过来。”




声音是还没到变声期独属于少年的稚气,青年拍了拍旁边的地方,“过来坐。”




是夏天。


桂花和干草的香气在空气里弥漫着,渗进阳光将一切有温度的东西温柔的包裹起来。 




青年眨了眨眼睛,看了身边矮一头的少年一眼,把手里的橘子递了过去,“喏。”




对方犹豫了一下,乖乖的接过,过了几秒后才大着胆子看他,声音却还是小小的。




“谢谢哥哥。”




青年懒洋洋的笑了一下,打了个哈欠,连自己的头什么时候靠上了对方的肩膀都没察觉。




“对不起哦,让哥哥靠一下就好,一下就……”




少年没吭声,侧脸颊是青年柔软的头发,他剥开了橘子,酸甜的水雾沾到了手指上。




他们在夕阳下坐了很久,身后有动静传来的时候少年下意识回过了头,嘴唇轻轻吻在了青年的头发上。




从那天起,他开始喜欢上吃橘子。 












番外二:橘子先生






亲爱的橘子哥哥: 


我见到了想见的人,得到了意料之外的回应,拥有了于我而言最珍贵的礼物。


我不是勇敢的人,但最大的勇气都给了他,我猜你也不是一个勇敢的人,所以一直都没有给我回信,以后一起变得勇敢吧,为了想要去爱和加倍珍惜的人。


PS:这将是我给您寄出的最后一封信,想和您做一个正式的告别,谢谢您守护了我这么久,现在,我也有了想要守护的人。




立农


写于和橘子先生结婚的第一个早晨




















END



【超级制霸】(一点点感想)两个宝贝一定要好好的

是怎么坚持下去支持超级制霸的呢,全都是因为我想了解zero那段时期林彦俊身上到底都发生了什么,全网黑又是什么,就各种考古式查找,也算弥补我错过他的那些大厂时光,但好像并不是什么好回忆。

唯一的好回忆,是陈立农带给他的。

林彦俊被爆抄袭那天怡巧大厂探班,虽然姐姐们照片的拍摄距离很远,但是看到了他们上车,当时不知道是超级制霸,就很开心看到了林彦俊和这么多厂崽。再然后就翻到了站姐拍的视频,她居然拍到了陈立衣和林彦俊一起上车,我看了,真的是陈立农和林彦俊在一起,林彦俊离人群很远,戴着耳机口罩和帽子,身边只有陈立农一个人。

我当时大脑是懵的,后来半夜翻到超级制霸的粉头姐姐一月发的视频,是他们两个去全食买东西吃,我就突然开始相信他们是真的了,那个时候香蕉应该还在处理林彦俊抄袭的公关,可是陈立农真的是形影不离的跟着他,陪着他,林彦俊一整天戴着耳机不想参与进这个世界的样子,陈立农就一路陪着他,早上帮他提早餐,半夜陪他去超市买东西。不管别人怎么说怎么看,我想他应该真的很喜欢林彦俊吧。

他真的是很相信林彦俊哥哥的小孩啊。

35进20的时候林彦俊觉得自己要凉了,可陈立农比任何人都相信林彦俊一定能晋级。他抓着林彦俊的手,认真听着pd的话,然后开心地说“有了!”下一秒pd就喊出了林彦俊的名字。

决赛选C的时候,林彦俊觉得自己表现的并不好在一边低头,农农没有喊“林彦俊好帅”“林彦俊好棒”,他只是偷偷拍了拍林彦俊的肩。

包括决赛宣布的时候林彦俊自己都不敢信,一遍遍地说着不会吧,可陈立农的那么驾定的抓住林彦俊的手,看着林彦俊温暖地笑,眼里已经藏着亮晶晶的泪花了。整个偶练后期看下来给我的感觉就是,陈立农相信林彦俊大于相信自己。这份信任无言又实际。

在林彦俊含着泪走出去之后,陈立农自己才在后而偷偷抹眼泪,也许他心里才没有像握着林彦俊的时候一样那么驾定呢,他也同样怕得要死,怕一起出道的不是林彦俊。

林彦俊对陈立农就不用说了,搞偶女孩都看得到,走火时期林彦俊对农农的开导和安慰,节目里剪出来的应该都只是冰山一角,宿舍只有他们两个人,在镜头在全民制作人看不到的时间里,林彦俊同样帮了他很多很多。

后期林彦俊排名票数一路攀升也有很多浓糖的功劳吧。

他们两个很吸引我的点就是,两个人都不是很擅长表达,太多的心结会自己藏着不轻易说出口。

陈立农成绩一直很稳,林彦俊没有刻意靠近,偏偏是农农坠入低谷的时候彦俊出现在他的身边,开导完以后还在练习的时候故意逗他笑,包括腿部舞蹈动作,深夜里二人独自练习,他都在想怎么样让陈立农知道,实际上除了那一小部分说闲话的人,大家都是很爱他这个小朋友的。

再后来就是每一场见面会,我都很留意超级制霸的互动,互动少的时候呢,甚至害怕他们就这样了,会不会解散了就没有交集啊。

可是当我看到陈立农对林彦俊毫无保留的相信和陪伴的时候,还有一起出席的活动,陈立农看林彦俊的眼神是含情的,我一直都认为这种眼神是演不出来的,怎么形容呢,太温柔了,就是放在心底的真挚表达【我懂你,我相信你】

看他们相处的模式我就知道,他们值得现在的成就,我不能轻易放弃支持和喜欢他们。

希望你们的未来仍旧互相扶持,一切顺利❤

【超级制霸】【农橘】第一天(R)

WaterBrandy:

激情开车,5000+


ooc,没什么深度


纯车,走肾不走心,未成年人慎点。


https://shimo.im/docs/PuISlHXGlKYrlrWL 点击链接查看「第一天(🔞🔞🔞🔞)」,或复制链接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


评论放链接


农橘锁死死


再ps一下  大家get到『我属你』这个梗了吗!小橘95年是属啥的?

超级制霸停车场

KD·烩面:

大概是一个只有车的图书馆


1.分为25和52区


2.持更,有好看的车想加入停车场可以悄悄安利给我呀然后我去找作者太太要授权,要是不同意的话那就没办法了


投稿要求


3.记得要给我小红心和小蓝手哦


有错误请及时指出!


所有排名一律不分先后!


「25区」


2501.
2502.猫鼠游戏
2503.信息素实验
2504.偷心(番外)
2505.(原作者没有标明文章名字)
2506.文爱
2507.私奔箱根
2508.我的老婆是机器人
2509.花前
2510.(原作者没有标明文章名字)
2511.(原作者没有标明文章名字)
2512.(原作者没有标明文章名字)
2513.(原作者没有标明文章名字)
2514.(原作者没有标明文章名字)
2515.(原作者没有标明文章名字)
2516.一夜
2517.关于西装外套和香蕉
2518.直播间外
2519.无味
2520.海鸟与鱼
2521.宠物
2522.$ex anf Breakfast
2523.Remote love
2524.Mr.Rabbit
2525.15 Minutes
2526.背后抱你 续
2527.训猫
2528.Cake,Sandwich or me?
2529.月下
2530.安心的温柔
2531.赌注
2532.牛奶温泉
2533.胆·小·鬼
2534.墙和耻
2535.学生会长是只猫
2536.撒娇
2537.不要生气气ne
2538.盛夏
2539.Pornography
2540.乐园
2541.Rose.
2542.女装
2543.珍宝
2544.橘猫
2545.蓝衬衫
2546.第一天


2547. 圣诞节


2548. 人间指南番外


2549.坏秘密


2550.坏秘密(续写)


2551.野猫or家猫




「52区」


 


5201.一日
5202.点火
5203.Phone$ex
5204.吃醋危机
5205.宠物2.0
5206.(原作者没有标明文章名字)
5207.双人宿舍的日常
5208.(原作者没有标明文章名字)
5209.衣帽间,很危险
5210.染发
5211.失心疯
5212.麻烦你收敛一点啦?!
5213.SOULMATE
5214.负责,没在怕的!
5215.学生会长的办公室桌下
5216.第一次
5217.手链
5218.打赌
5219.天使在人间
5220.管教
5221.小yín兔
5222.夏雨
5223.玩你
5224.男友是只小兔子
5225.(原作者没有标明文章名字)
5226.浴室历险记
5227.认错


5228.回家




「私人车库」




NJ01.水色寻诗


【1】 【2】 【3】 『4』 『5』 『6』 【7】 【8】 【9】 【10】 『11』【12】 【13】 『番一』
 
NJ02.三无加长林肯


 


NJ03.cherry wine


【上】 『下』


 


NJ04.斯德哥尔摩情人(未完结)


『1』 【2】 【3】 【4】


 


NJ05.四季篇之


『春』 【奶茶三分糖】 『最烂前男友』 『强占』


 


NJ06.那你还要不要


【上】 『下』


 


NJ07.等雨人


【上】 『下』


 


NJ08.ATTENTTION PLEASE


【上】 『下』


 


NJ09.你我之外


【①②③】 【④】 【⑤⑥】 『⑦』 【⑧⑨】 【⑩】
 『完结+番外』 【番外2】


 


NJ10.捉一只猫妖(未完结)


【上】 『中』


 


NJ11.诱


【上】 【中上】 『中下』 『下』
 
NJ12.濒死体验(未完结)


【其一】 『其二』


 


JN13.燥


『1.0』 『2.0』


 


 NJ14.在意


【一】 【二】 『三』 『道具番外』


 


NJ15.橘味奶糖


 【1】 【2】 『番外上』 『番外下』


 


NJ16.橘猫系列之


【猫&铃】 『猫&欲』 『猫&诱』 
【猫&宠①】 【猫&宠②】 『猫&瘾』 『猫&火』
【猫&Ever】


 


NJ17.营业好难


【上】 『下』_


 


NJ18.淤结


【1】 【2】 【3】 【4】 『5』 【6】_ 【7】


 


NJ19.林下有风


【1】 【2】 【3】 『4』 【5】 『完结』


JN20.天真有邪


『1』 『2』 【3】 『4』


 


NJ21.讨厌choker吗?


【1】 【2】 【3】 『完结』


 


JN22.救世主


【1】 【2】 『3』 『完结』


 


NJ23.(原作者没有标明文章标题)


『1』 『2』 『3』




鸣谢提供授权的各位太太


 


@幻日森林. 
@蜜桃派 
@就一点喜 
@剑归无我 
@甜到糖尿病 
@啊萌啊前有颗桃子树 
@A pet 
@BiuBiuBiu 
@橘言哝语 
@三流幻想家_翟 
@96頻道の櫻醬 
@裙摆^ ^ 
@七月盛桃. 
@快落就好 
@今天横着走 
@老虎黄油 
@请务必叫我沐英俊 
@瞎极霸写 
@紫薯 
@荆棘锁骨 
@🍪 
@祈樂 
@Sernea 
@无名子 
@猫猫牛奶 
@你的九九 
@超级kuna 
@南烟 
@今昔续 
@Riverwu 
@鸡汁番茄味w 
@lain 
@無糖 
@幽青 
@🍋柠檬樱嘻い 
@花阿花花 
@陈同学的🍓 
@WaterBrandy 
@少女函.🍬 
@橘猫 
@hoshinokun 
@Tau 
@SillyYAN_ 
@青图 
@超级kuna


@野人昂✔ 


@没头脑也不高兴💢 


@☞静静静静静静静 


首次公布时间:7月24号18点27分
1003+824=1827


悄咪咪宣个群,是all橘群,群号775361020